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豫剧知识 > 豫剧知识

豫剧新作苏武牧羊老调新戏能否曲高和众

admin2024-01-23豫剧名家人已围观

简介2011年年底,河南省豫剧二团携大型新编豫剧《苏武牧羊》到北京大学百年大讲堂为北大、清华和人民大学等首都重点高校学子进行专场演出,2011年12月28日上午,在北大百年讲堂举行《

2011年年底,河南省豫剧二团携大型新编豫剧《苏武牧羊》到北京大学百年大讲堂为北大、清华和人民大学等首都重点高校学子进行专场演出,2011年12月28日上午,在北大百年讲堂举行《苏武牧羊》座谈会,拉开了《苏武牧羊》剧全国巡演的序幕。

《苏武牧羊》剧情根据历史进行了再造:汉武帝年间,中郎将苏武奉旨出使匈奴被扣留,因拒不投降而惨遭酷刑。匈奴单于将苏武流放于北海(今俄罗斯贝加尔湖)牧羊,以此逼降。在10多年毫无返汉希望的穷厄放牧中,苏武与羊为伴,与狼为邻,与大雁为友,始终守持汉节,不移其志。投降匈奴的李陵为苏武带来了家破人亡、妻离子散的消息,苏武痛极昏死于暴风雪中,为匈奴女子阿云所救,二人结为夫妻,并生一子通国。19年后,汉匈议和,汉廷使节得知苏武未死而求归苏武,单于放苏武回汉,但强令阿云和通国留下。苏武不得不再次放弃一个家。一幕悲情的东方咏叹调就此结束,苏武用血肉之躯为后世树立了一座精神的丰碑。

六年艰辛结硕果

据悉,此剧是河南省豫剧二团历经6年艰辛创作,于2011年元月搬上舞台,和《程缨救孤》、《清风厅上》一起,被称为豫剧领军人物李树建的“忠孝节”三部曲。该剧借鉴了话剧影视、声乐等其他艺术种类的表现手法和技法,将舞剧、歌剧、话剧及舞蹈融合为一体,唱腔更加柔和,舞美也具有当代审美意蕴,舞台呈现更加新颖,具有更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浓厚的艺术感染力,开创了河南豫剧的先河。

豫剧,也称“河南梆子”、“河南讴”,是梆子腔在河南不断衍变、成熟的剧种,曾经拥有祥符调、豫东调、豫西调、沙河调等各具特点的地域流派。豫剧是很有影响的地方剧种,以其酣畅淋漓的流派唱腔、豪放质朴的表演风格、丰富多彩的经典剧目以及大气磅礴的艺术个性,深受戏曲爱好者欢迎。

豫剧的传统剧目有1000多个,其中很大一部分取材于历史小说和演义,还有很大一部分描写婚姻、爱情、伦理道德的戏。新中国成立之后,出现了不少描写现实生活的现代戏和新编历史剧,使豫剧事业又有了新发展。如《朝阳沟》、《小二黑结婚》、《人欢马叫》、《倒霉大叔的婚事》、《试夫》、《苹果,红了》、《泪洒相思地》等。进入21世纪,豫剧又涌现出了许多新作品,如《铡刀下的红梅》、《常香玉》、《新白蛇传》、《村官李天成》、《香魂女》以及《程缨救孤》、《清风厅上》、《苏武牧羊》“忠孝节”三部曲。

传统戏曲的“新腔调”

李树建作为《苏武牧羊》等“忠孝节”三部曲主要创作者和制作者,一直致力于豫剧演绎的“老调新戏”,他要求“剧本要曲折紧凑一点,唱腔要传统优美一点,表演要现代真实一点。”早在1988年的河南省第三届戏曲大赛上,他的一部现代豫剧《儿大不由爹》,以现代戏的表演手法和豫西调的唱腔方式相结合,使他从此一炮而红。“三部曲”依然秉承了李树建将传统唱腔与现代表演体系结合的方法。李树建说,他不停地遭遇着创新和改革带来的压力,但迎着困难走下去,结果都是光明的。“接下来我们还要把豫剧《苏武牧羊》搬上银幕,让戏迷们走进影院,在大银幕上欣赏原汁原味的豫剧。”

中国国家京剧院院长宋官林赞誉《苏武牧羊》改变了传统豫剧的形象,将豫剧的艺术气质由粗犷豪放变成大气磅礴。陕西省戏曲研究院院长孙豹隐说:“‘忠孝节’三部曲不仅仅是李树建个人的跳,也是豫剧、新编历史剧的跳。”

李树建本人曾在微博访谈中提出:“要适应现代的观众,豫剧作品必须节奏快,情节曲折感人,老戏新演。只有这样,才能贴近百姓,赢得更多年轻人的喜欢。”

剧作也引起了一些争议。在2011年12月28日的座谈会上,北大一位英语博士说,《苏武牧羊》很震撼,但有几个地方观众会笑,为什么?台词太现代、太流行,戏剧台词不能一味迎合观众。《苏武牧羊》是汉代的事,汉代语言是四字格,台词应该像汉赋那样有气势、有韵律美。苏武牧羊是国际性题材,《苏武牧羊》应该有现代版、传统版,还有海外版。

对传统豫剧的改良能否经得住历史的考验,还需要主创人员深思。

很赞哦! ()